第2章  鬼殿有毒
发布:03-01 14:18 | 2136字

冷玉箫被关在冰冷的柴房中,简陋的柴房,寒风瑟瑟,她蜷缩着身子缩在角落里。

“庄主,杀了这个祸害。”

门外传来一声接着一声要她死的话。

“哼,一时三刻都不愿让她活着,真是心急。”冷玉箫冲自己的手心哈着气,取一丝丝的温暖,暗自嘲笑着。

突地!门被踹开,几名五大三粗的汉子将她抬起来。

她是手无寸鸡之力的女子,只能任由他们这般对待。

她被绑在十字木上,众多的冷家人在等着看笑话,尤其是苏娴姬。

“萧萧,你若肯废去身上的禁术,爹爹或许还能保你一命。”冷昊天双手背后,在火把下,他的侧脸看上去很有英气。

可见年轻时,也曾是迷倒万千少女的风流公子。

冷玉箫寒气逼人,嘴角勾起,尽显邪魅,挑眉不屑道:“爹爹?何人是我爹爹?”

这样冷酷无情的家,不要也罢。

“你……”冷昊天浓密的剑眉威严紧蹙,面对诸多冷家人,有些下不了台面,紧握双拳,顿时咋舌。

却依旧希望可以给她留条活路。

“老爷,你瞧这丫头片子,满口的不敬,这么多人看着呢,干脆杀了她一了百了,也算是给冷家山庄上下的一个交代啊。”苏娴姬阑珊步伐靠近他。

意思再说,不能徇私枉法。

“滚开……”冷昊天用力抬手一挥,将苏娴姬甩道一旁。

苏娴姬翻了个白眼,不甘心的退到一旁,想着,老爷对这个丫头还是下不去手,灵机一动,悄然消失在人群中。

“萧萧,你娘亲去了,你总归是我的女儿,只要听爹爹的话,自然会给你留条后路。”冷昊天口气有些缓和,话里之间都在给她留台阶,但同样是在警告。

“哼……”冷玉箫冰冷一笑,她全身乏力,就连抬头都要费好半天的劲;嘴角笑意依旧不减,努力让自己居高临上。

邪魅一笑,嘲讽道:“冷昊天,别一口一个爹爹,两口一个女儿的,当你将我娘亲推入万丈深渊的那一刻,你我早已了无亲情,毫——无——干——系。”

最后四个字,一字一顿的说出来,每一个字,咬的极重。

若是可以,她真不想有这样一个冷面冷心的爹爹,若是允许,她更不希望娘亲嫁给这个听信谗言的男人。

“爹爹……”

冷昊天还在愤怒之际,一句甜如蜜糖一般的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转身一看,是她刚满十二岁的小女儿。

“是谁?让二小姐来到这里的?不知道好生看管吗?”冷昊天虽然言语凛冽,却还是欣喜的凑过去楼主冷冉冉。

“爹爹,是我要出来看的,您别怪他人。”冷冉冉极其甜蜜的猫在冷昊天的臂弯中,蹭来蹭去。

冷昊天咯咯笑了两声,忽的看她脖子上有一块黝黑的淤青,立即问道:“冉冉,你这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今天白天,姐姐碰了我一下,就这样了。”十四岁的冷冉冉,说完之后,眼中立即闪过一抹诡异。

“老爷,这定是这个丫头身上的禁术导致的,可怜了我的女儿,来,娘亲看看。”突然又冒出的苏娴姬,抽泣着,摸着冷冉冉的脖子。

余光还不忘示意其他人。

立即整座庭院响起了愤恨的声音。

“杀了这个祸害,以绝后患。”

一连串的意外出现,让冷昊天心里仅存的一丝怜悯也消失了,将冷冉冉交给苏娴姬,愤怒转身。

禁术,是南诏国一族传下来的,一代一代变幻无穷,若是废掉禁术,只有本人肯将那与生俱来的灵气抽干。

如若本人不做,外人只有将其粉身碎骨,才会解除。

“下去陪你娘亲吧。”冷昊天怒吼一句,满腔怒火喷发,凝聚功力在掌心,蓄势待发;当他摆好架势,掌力发出时,眉眼抬起,闪过一抹心疼。

一股烈如大火的狂风袭来,冷玉箫闭上眼睛,她不后悔如此倔强,只是愧对了娘亲,终究没有活下去。

当一股剧烈的压迫感袭来时,她以为自己要丧命的时候,一股阻力从背后传来,与那十足十的掌力相互对抗,爆炸!

所有人被突入的狂风遮挡住眼睛。

声音似从远方传来,狂风散去,迟迟不见人影,片刻之久,才看见天际,有一抹黑影袭来,缓缓落入庭院中。

冷玉箫无力抬头看去。

他身穿黑色披风,一头长发高高竖起,蓝色缎带系在发间,灵活的随风舞动着;潇洒的甩动披风,转过来后,他唇角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

那双深邃的瞳孔中尽显邪魅之气,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眼尾微微上翘,看上去温柔多情;唇瓣似桃花一般粉嫩,令女人嫉妒。

这样令人怦然心动的男子,却令所有人发指。

当他一着地,靠近他一米之内的花草树木瞬间枯萎;更让所有人退出一米之外。

没错,他就是整个大陆知晓,更是整座烈日国人人嘴里的毒物,就连烈日国皇帝都不敢靠近,人们给他起的绰号,统称,鬼殿——七杀夜罗

“是鬼殿……快,大家后退。”

即便退出一米之后,也有人张开双臂,示意所有人继续退,恨不得退出千里之外,半点鬼殿之气都不愿沾到身上。

就连冷昊天也不敢上前一步,唯有原地不动,额头冷汗顺着脸颊留下。

“什么风……咳咳……”声音有些沙哑,冷昊天清咳两声后,继续道:“什么风把鬼殿吹来了?还真是我冷家山庄的荣幸啊。”冷昊天眉眼闪过凛冽之色,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提醒他。

要时刻警惕着。

“冷庄主,一个区区女子,就动员了全壮上下,是不是有些不值?既然这个女子如此不招待见,送给我如何?”

七杀夜罗帅气将披风脱下,用手一挥,云淡风轻般说着。

将披风交给身边裹得严实,只露出两只眼睛,也是唯一一个能靠近他的手下,聂远的手里。

脱下披风后,里面则是一身白如云朵的长衫,此刻显得他恍若天际的仙人。

“鬼殿有所不知,此女是我的大女儿,因犯了冷家大忌,不得不处死,还请您另寻他人。”冷昊天微笑。

紧握双拳的手心早已出汗。

他心里清楚,保不齐鬼殿也是因为禁术而来。

“我只要她。”七杀夜罗勾起右嘴角,诡异且神秘,伸手指着颓废不堪的冷玉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