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招惹了他,休想离开…
发布:05-31 10:39 | 2033字

“明天?明天世界都变了。”宁蓉蓉声音一凛,“等着,我上去看看!”

今晚的计划不能被打乱,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泽轩哥和宁汐这个贱女人订婚。

泽轩哥,是她的!

宁蓉蓉乘坐电梯回到刚刚丢下宁汐的地方。

看了看左手边,又看了看右手边,这才反应过来,她把人送错了房间。

“弄错了,那贱人现在在左手边第二间房,你快去把那个贱人弄回——啊!”

宁蓉蓉扣开了本应该是留给宁汐和猥琐男人的房间,刚想让猥琐男人找回宁汐,忽然一股大力将她粗鲁的扯进了包间里。

门“砰”的一声关上,下一秒,阿旺臭烘烘的嘴直接冲进了她的嘴里……

……

宁汐悠悠转醒之间,想起今天是她要和齐泽轩订婚的日子。

想到这,她紧张又兴奋,猛然间坐起来。

可是她还没有坐起,整个人又裁倒下去,全身每一处都在叫嚣着一个字:疼。

浑身上下想被大卡车碾过一样,身上还零星的布满着青痕。

再看着周围这陌生的环境,突然看到在她身边睡着一个赤裸的男子……

“啊!”

她尖叫着。

“好吵!”一个赤裸的男人从她旁边翻转过身。

宁汐双手遮住双眸,带着哭腔:“你……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司赫听到她的话,就像听了笑话,冷笑一声,慵懒地撑起上半身,展开他健美的身材,慢慢开口:“我们都这样了,你说是怎么回事?”

听到他这样说,宁汐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单,紧咬着下唇才没有晕过去。

半晌后,她才挤出声音,愤恨说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我们根本就不认识,我也没有得罪过你!”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今天,她可是要和齐泽轩订婚的日子。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她对不起泽轩。

看着她怨恨的眼神,顾司赫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不顾她反抗,掐着她下巴,与她面对面冷笑说着:“别在我面前装纯情。”

“我……”

宁汐见到他一副鄙视的样子,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想反驳他,可这时她更需要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妹妹宁蓉蓉打电话告诉她宴会现场出现很严重的问题,她没有多赶到现场。在她推门进去时,妹妹对着她的脸喷了迷药……迷糊间感觉到妹妹又灌了她一大杯水。

又是喷迷药,又是灌药水的。

宁蓉蓉她……

宁汐心里一阵冰凉。

她与宁蓉蓉是是重组家庭的小孩,自从她跟着妈妈住进宁家那刻起,宁蓉蓉从没有给过好脸色给她们。可一直以来她把宁蓉蓉当亲生妹妹疼爱着,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宁蓉蓉会这么对她。

在她订婚前夜,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顾司赫见她认趣地闭上了嘴,脸上讽刺意味愈加明显。

昨晚是她的第一次?!

被单满下红色小梅花,她肯定会拿着这个理由狠狠敲他一笔的。

“作为昨晚的事……要是你喜欢现金,钱包在桌上,你随意拿,如果你要支票,等我洗完澡再开给你。”一向大方的顾司赫扫了神情有些呆滞的宁汐,冷笑地说着。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居高临下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鄙视,让宁汐十分气愤。没等她开口,那男人就走进浴室。

自以为是的男人,当她是来卖的?

宁汐忍着全身疼痛,拣起昨晚自己穿的衣服。

想赶回去取消订婚,可那男人的话让她阴着脸。

他觉得她是来卖的……哼!她还说他是主动送上来的服务,他才是出来卖的。

宁汐在气愤下大脑闪过这些话,让她眼前一亮。

目光再次男士皮夹扫去,嘴角马上扬起。

在酒店里找纸和笔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宁汐握着笔,快速地在白纸上写下字,然后在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毛爷爷,拍在留言条上。

在离开前,她回过头对着浴室方向大声说着:“昨晚你服务不错,拿钱回去买补药吧!”

宁汐说完,里面的水声就停了,吓着她逃似得跑了。

宁汐走出酒店大门,看到周围的环境,恍惚间闪过昨晚宁蓉蓉是怎么带她过来的零碎画面……

双手紧紧握着,把怒火压下,坐进出租车里。

“小姐,你去哪里?”司机见她脸色不好,小心地问着。

“圣林大酒店……”

报出酒店名,随之,她心口一痛。

在昨天之前,她一直期待着这天的到来,可是现在……

如果说,这是宁蓉蓉的阴谋,那么宁蓉蓉她成功了。

以前她觉得宁蓉蓉对齐泽轩很不同,可齐泽轩让她别胡思乱想……

发生昨晚的事情,哪怕她是被陷害的,可追究起来是她最为受伤。而且……而且她与别的男人在这样的日子发生了关系,是她对不起泽轩。

所以,必须赶回去与泽轩坦白,然后取消订婚。

泽轩,对不起。

……

顾司赫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

算她识趣。

只是……皮夹里的钱一分不少。顾司赫蹙了蹙眉,发现了皮夹下面压着的白纸,上面放着一张显眼的一百块。

他修长的手指拿起那张纸,看到上面的内容——

这是给你的补药钱,看能不能把脾气也给补一下,这样的态度会让你失去很多顾客的。

顾司赫的脸瞬间黑了,他火大的把纸给揉成一团,双眼满是怒火,气极反笑,“敢拿钱砸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这些话字字都充满了挑衅,这让原本看她不在有点不爽的心情,此时更是下决心不会轻易放过这女人。

手机响起,顾司赫直接接过:“昨晚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这时冷静下来,这女人的做法太过奇怪。以往的女人无不都是极力的讨好他,从来没有女人敢像她这样做!

这是想要……欲擒故纵?

顾司赫紧抿薄唇。

“礼物?”潘绍阳觉得有些奇怪,“昨晚那美女半路上出了事故……不过我向你保证,等她一出院,我第一时间把她给你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