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危险在靠近
发布:05-31 10:36 | 2061字

京都五星级酒店。

一个美艳的女人吃力地扶着晕过去的女人,神色紧张地到处张望了下,确认没人发现,伸手推开面前包间的房门。

一进房间,美艳女人直接把晕过去的女人丢进大床里。

房间只开了晕暗的灯光,可周围的摆设却透露出奢华。

“这么好的地方便宜你这个贱人了,不过……泽轩哥明天就可以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你不过是个谁都可以上的贱女人,而我,才是他值得爱的女人!”

一想到接下来的事,女人心情大好。

“宁汐,明天之后你将永无翻身之地。”

说完,宁蓉蓉得意地笑了起来,而后踩着恨天高,扭着身子离开。

房门,还是进来前一样虚掩着。

身体慢慢有了异样反应的宁汐,不知道危险正一步步向她靠近。这时她只觉得浑身像火烧了一样,难耐地在床上翻滚着。

宁蓉蓉从房间出来,就快步走向电梯。此时电梯门打开,有人步出,宁蓉蓉一边走进电梯,一边抬头看去。

仅是一眼,就被对方浑然天成的冷然气场震慑住。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身材让欧美T台男模都自叹不如,那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衬得他的大长腿笔挺而有形。如雕刻般深刻分明的五官,长相俊美得让人过目不忘,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眸子,明明眼神随意,却又有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让人不敢逼视。

感受到她直白的视线,男子走出电梯时,淡淡扫了眼宁蓉蓉。

被他这样一看,宁蓉蓉心跳骤然加速,可不等她再多看一眼,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

她咬了咬唇,双手压着快冲出的心跳,喃喃自语:“要是能和这么完美的男人在一起,该多么幸福啊!”

走到门口夜风一吹,宁蓉蓉大脑冷静了下来,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赶紧拨打了电话。

很快,手机那头传来猥琐的男声,宁蓉蓉声音里满是嫌弃:“准时上楼,给我把事情办好了,钱不会少你的。”

“是是是。”猥琐男人——阿旺讨好地说着。

为了防止自己等会办事不行,阿旺掐着时间一口把兴奋药水喝光,然后满脸猥琐的走进酒店。

……

顾司赫走出电梯就接到好友的电话。

“司赫,你现在到酒店了吗?”

顾司赫眼皮子一跳,有种不祥的感觉。

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潘绍阳就忍不住的开口,“你出差这么久,一定忙得没时间找乐子吧!没关系,身为你的好友,得知你要回来,我已经为你精心准备了礼物,已经送到你房里啦,你可要温柔的对待人家噢!”

“又是这种把戏,你就玩不腻吗?”

顾司赫蹙眉,右手撑了撑额头。好友总是不断地往他这里塞各种女人,这让他感到极度无奈。

“这次的礼物,我保证你会喜欢的。”潘绍阳拍着胸口保证,“你赶紧去看看,不满,就像往常你做的那样,把她赶出去就好。”

潘绍阳这种好意,顾司赫无法欣赏。

潘绍阳和顾司赫俩个人的性格相差很大,就连他们自己也惊讶着,他们居然能好友这么多年,而且还是死党型。

“是一个极品噢!好好享受,我就不打扰你了。”潘绍阳嬉笑着,快速挂了电话。

顾司赫听到电话通话已经结束,正好站在房前,看到房门虚掩着,想来所谓的“礼物”已经来了。

推开门,里面灯光晕暗,但还是清楚看到床里躺着人,顾司赫眉头皱起,此时他只想尽早休息,这种无聊的游戏他向来没有兴趣。

“出去!”

简单丢下两个字,声音带着怒火。

顾司赫在A市商界是出了名的杀伐果断而又冷血无情,没有人敢轻易招惹,当然也没有人敢轻易违背他的命令。

所以丢下两个字,顾司赫就有些粗鲁的扯掉领带,径直向浴室方走去。

当顾司赫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看到那女子还在,这让他极度不爽。

对于这种死缠烂打、不知好歹的女子,他感到厌恶至极。

“马上给我滚。”他粗鲁地推了推那女人。

宁汐突然感到一丝的凉意,身体很自然地追随着,渴望更多凉意。

顾司赫原本是推开她,她却迫不及待地抓着他的手,紧接着整个人就像水蛇一样缠到他身上。刚沐浴出来,松松绑好的浴袍被她轻而易举地扒开。

如果宁汐此刻是清醒的,她一定会惊艳面前男人的身材。

倒三角的黄金比例,宽肩窄臀,湿漉漉的黑发正往下滴着水滴,顺着棱角分明的脸颊,滑过小麦色精壮的胸膛,往下没入一片……

眼见得面前女人在他身上毫无章法的乱摸,让他的身体有了反应,顾司赫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一只手立刻紧扣住宁汐的脸,抬起她的下巴,当他看清自己手中这女子长相时,他微微一惊。

此时宁汐满脸通红,双眼带着雾光,小嘴微张,一副任君摘采的样子。贴身的衣物更是勾勒出她尤物一般的身材,起伏有致,像是在对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这样子的她,在晕淡的床灯照耀下显得楚楚可怜,让顾司赫眼神微动。

第一次,有了想要狠狠折磨一个女人的冲动!

顾司赫从来是不会刻薄自己的人,既然难得遇到让人满意的的人,那么适时放松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微微收紧扣着她下巴的手指,疼痛让她皱起眉,伸手想把他推开。这微弱的反抗,在他看来完全就是欲擒故纵。

当他略带有点冰凉的唇吻上她柔软的香唇,眼瞳颜色变深,忍不住加深了他们之间第一个亲吻……

……

宁蓉蓉准备离开酒店,可是这时却接到阿旺的电话。

“我找不到人啊!”阿旺吸了吸鼻子,声音像是在强压着什么举动,“我把该找的地方都找了,都没人。”

“怎么会没人,我可是亲自把她送进去的。”宁蓉蓉不悦。

“真没找到。”阿旺不想在钱还没拿到手之前得罪这位金主,赶紧商量着,“要不改天?明天也成。” 刚刚喝了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憋不住了,需要立马找个女人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