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盲心傻
发布:04-24 15:46 | 10185字

庆帝赐给秦玖的住处是朝廷专门为历代进京效力的天宸宗弟子准备的住处,当初惠妃就曾在这里居住过。这处宅院占地不算太广,但布置得却独具玲珑匠心。

早在几日前,朝廷早已派人过来收拾了一番,所以,秦玖到了后,无须派人打扫,便直接住下了。

当夜,秦玖早早用罢晚膳,借口受伤要早点歇息,将樱桃和荔枝打发走了,她自己则带着枇杷从宅院的后门出去,乘马车直奔丽京的宣德门。出了宣德门,便沿着官道向九蔓山而去。

天色已黑,官道上除了秦玖这一辆马车,并无其他车马,周围一片幽静。秦玖倚靠在马车内的软榻上,淡淡地望向天空。墨黑的天幕中一轮满月已经高高挂在天边,在它的清光普照下,周围的星已经黯淡得若隐若现。

慕于飞为秦玖安排的温泉在昭平公主的别宫内。

昭平公主颜水璇是庆帝的第三个孩子,是安陵王颜夙的三妹。她在庆帝十二年时招了谢涤尘为驸马,在宫外辟了驸马府。原本夫妇和睦,琴瑟和鸣,但庆帝十三年,昭平公主不知为何,竟以体弱多病为由,向庆帝请旨和驸马谢涤尘和离。在获得庆帝恩准后,自己又自请到九蔓山别宫去养病。

秦玖抵达九蔓山时,遥遥便看到一辆马车停在山脚下,负手站在马车旁抬头遥望天边的人,正是慕于飞。他听到马车的行驶声,缓缓转过身来。

那一瞬,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秦玖还是借着皎洁的月光看到了慕于飞星眸中浓重的哀伤。

她认识慕于飞有六个年头了。

她记得他是一个阳光洒脱且沉稳睿智的男子。所以,她才放心地将玲珑阁及其他名下的生意都交到了他手上。也正因为这些生意都是记在慕于飞名下的,所以,当初她家出事后,这些生意才没有被朝廷没收。

她原以为他永远都是阳光洒脱的,可今日重逢的一日内,她几次从他眸中看到这样哀伤的情绪。她知晓他是在为她担忧,却没有办法。她缓步下了马车,走到他面前。

“大人,真的要这么做吗?”慕于飞最后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次。

秦玖点点头道:“宣离,你知道的,这种功夫一旦开始练,便不能中途停止。”

慕于飞眼眸由原本的深幽变得更为黯沉,他长长地叹息一声,那声音里带着不可言喻的痛楚。

“大人随我来吧。昭平公主如今不在别宫居住,我着人去请示了她,拿了她这块玉佩。”

“你没有把我的事告诉昭平吧?”秦玖问道。

慕于飞颔首道:“没有,我知道你不欲让她知道。”

“你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世间已经没有白素萱,白素萱已死,如今活着的,是代替万千冤魂而活的秦玖。”秦玖一字一句说道。

山间的风极烈,吹起她的衣衫,在风里翻卷着,犹若无数怨灵在翩舞。

秦玖微微皱眉问道:“我记得九蔓山还有别的温泉。”

丽京城周围多山,但唯有九蔓山有温泉,大大小小四五处。最大的一处温泉在庆帝的别宫明月山庄,另外两处分别在安陵王颜夙和颜夙的大哥康阳王颜闵的别宫内。昭平公主别宫内的温泉并不算大,但秦玖记得,山上应当还有两处和这差不多的温泉。秦玖不太想到昭平公主的别宫内,虽然去她的别宫比较安全,但万一昭平知道了此事,一定会怀疑她的身份。这个世上,知晓她和慕于飞关系的人并不多,偏偏昭平公主就是其中一个。当初她不想让人知道玲珑阁是她的,便让昭平公主一直在幕后暗助玲珑阁。

慕于飞知晓秦玖在担心什么,“其他几处温泉已经被引至皇帝的别宫内,再没有我们平民百姓可以沐浴的温泉了。我知晓大人在担心什么,我向昭平公主讨要玉佩时,她并未细问我要做什么。倘若大人怕给昭平公主带来麻烦,我们可以翻墙进去,万一被宫人发现,再出示玉佩。”

秦玖思索片刻道:“既然要翻墙进去,就算被发现,我看最好也不要出示玉佩了。”

慕于飞点点头,让抬着四名少年的轿子先行过去,他领着秦玖和枇杷尾随其后沿着山路向上行去。拐过一道弯,便看到了掩映在林木之中的别宫。一行人绕到后门的白墙边,慕于飞先派人将轿内那四名少年送到了别宫的温泉内。

秦玖在进去之前,让慕于飞派人将他们来时乘坐的马车及那四名少年坐的轿子都藏好了。同时告诫慕于飞,无论她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最好不要让旁人知晓她和他的关系。

慕于飞无奈之下只好答应。秦玖和枇杷翻墙到了院内,别宫内并没有宫人,想必都被昭平公主带回府内了。所以,他们进来时并未有人阻挡。她以前常来此处,对院内布局极是熟悉,带着枇杷在曲折的回廊穿梭来往。

不一会儿,便觉迎面而来的风已经不再森冷,而是如阳春三月的杨柳风一般煦暖。她眯眼望去,眼前一间竹子搭就的宽大房屋。秦玖命枇杷守在外面,她推开竹门走了进去。

方才慕于飞进来时,已经点亮了烛火,屋内灯火明亮。

秦玖一进去,入眼处便是冒着热气的池水,白雾蒸腾,一片朦胧缥缈。池子边放着许多盆花木,因屋内暖和,有的已经绽放,那星星点点的艳丽和暗香把雾气朦胧的屋内点缀得犹如人间仙境。

弥漫的雾气中,秦玖看到那四名少年一字排开站在池边,有些惶恐地望着秦玖。

秦玖微微一笑,将足上的石青色羊皮小软靴踢落在地,赤着白玉般的足踏着微凉的大理石地面走向池畔,伸手探了探温泉的水温,冷热适宜,温度正好。她仰头望向天幕,从竹条搭就的圆弧形的顶棚缝隙中望见了圆月。

黑沉沉的天幕上,那一轮冰轮清光正好。

温泉、圆月、少年,修习“补天心经”的必备条件,缺一不可。

秦玖站起身来,慵懒地坐在一侧的竹凳上,微笑着问向四名少年:“你们四人,想必已经知晓今夜到此是要做什么了。我问你们,可是自愿来的?”

四名少年忙点了点头,其中一名向前一步道:“奴才知道。奴才自愿献身帮您练功,纵死不悔。”其余三名少年也点头附和。

秦玖已经听慕于飞说过,这四名少年都是他的属下,他曾于他们有救命之恩,四名少年都是甘愿献身的。

“既如此,我自然舍不得让你们死!”秦玖从挂在腰畔的锦囊中掏出来四颗嫣红的药丸,“你们别怕,将这个药丸先吃下,会让你们更舒爽。”言罢,优雅地挥袖,四颗药丸分别向四人飞去。

四名少年忙伸手接过药丸,捏在手中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犹豫片刻,终将药丸吞了下去。

“把你们的衣衫脱去吧!”秦玖伸指拔下头上用来绾发的珊瑚凤尾珠钗,如水似墨的青丝瞬间披垂而下,宛若墨色流泉一般淌至腰间。她纤细的手指一勾,身上披着的大红色莲纹镶白绒斗篷便褪落在竹凳上。她又极其慢条斯理地伸指去解束腰。

她的动作极慢、极雅,透着无边的魅惑。

她解开了束腰,身上白底红花的中衣襟便微微敞开,露出了里面桃红色的抹胸,整个人看上去既狂放颓废,又香软馥郁得好似要融在那里了。

她葱白的指掩在胸前,微微侧首。

只见四个少年已经将外衫脱了下来,披着中衣站在那里偷眼瞥她,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眸中皆是惊艳的神色,而脸上皆已红透。

秦玖从竹凳上缓缓站起身来,长而黑亮的墨发柔顺地披散在身后,她缓步向前走去,完美到近乎邪异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意。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口中默念着:一,二,三,四,倒!

四名少年同时摇晃着扑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秦玖蹙眉望着他们,漆黑的凤眸深处划过一丝悲凉。她站定,伸手撩开宽袖长袍,光滑柔软的锦绣衣衫便如云朵般堆落在脚边。

她伸指挑开抹胸,褪下底裤,皎白如白玉雕琢般的女子胴体便暴露在空气中。虽说身上有几处疤痕,还有未曾愈合的伤口,但并不影响她的美感。

她跨过衣衫,走向池水中。

热气氤氲的水流过她纤细的足腕,漫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没过她胸前的娇柔,犹如绸缎一般柔软丝滑。淡淡的明月清光透过棚顶的缝隙落在她光裸的肩上,她浮在水池中,闭目,吸气。

外间的一切都在刹那间隔绝开来,而自身的一切却格外地清晰起来。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淌、呼吸的吐纳,都纤毫毕现。一股暖流从丹田缓缓升起,在全身经脉开始流淌,而照映在她肩头上的月光好似生出了一股寒意,那股寒意开始慢慢向下散开。

温暖和寒冷,冰与火,内力中冷与热开始交缠。

“补天心经”是女子修习的一种内功,它奇在进境极快,但是必须在修习之时,同童男子同房,借他们身上的阳气驱走身上的阴寒之气。这种练法对女子无伤害,但却对男子伤害极大,有时不慎,会让男子丧命。

但另外还有一种练法,即用少年男子身上的血。这种方法相对而言简单,且对男子没有太大伤害。但是,这种方法对女子的伤害却极大。也就是这种方法可以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极大的内力,但是却也让人的健康提前透支。

换言之,这其实是一种自杀。秦玖用的便是这一种方法。

没有哪个人会用这种方法,可是她必须要用。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练武,可她必须要获得武功,但她不能伤害无辜的人。

她没有选择!因为她活着,不是为了她一个人,而是为了万千冤魂而活。

没有人知道她用的是这种方法,包括枇杷。所以她给四名少年吃下的药里面有能产生幻觉的药物,他们昏迷前看到的一切,会让他们产生和她在一起的幻觉。这样,慕于飞也就不会怀疑。她不能让他为她无谓地担忧。

冷汗从秦玖的额头渗出,身上的血管一条条凸显出来,诡异地跳动着。她移动身子,慢慢挪至四名少年仰躺的地方,开始去褪其中一名少年身上的中衣,准备从他身上取血。

“哎哟,这是什么鬼世道,连睡个觉也要被强迫听活春宫吗?”一道慵懒邪魅的声音忽然从水池边传来。

秦玖这一惊非同小可,原本放在少年身上正在解衣的手猛然一顿。

电光石火间,她已经随手执起了放在地上的绣花绷子,猛然在水中一卷一甩,水花四溅中,她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扑去。

晶莹剔透的水珠从水面上纷纷溅起,再化作霏霏细雨飘落。缥缈蒸腾的雾气,犹若透明的轻纱在池水上袅袅飘荡。

一道绝美的人影破雾而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七彩的丝线,妃红、艾绿、月白、鸦青、黛蓝、流黄、明紫……

其后便是一双妩媚的双眸,漆黑眸底的星辉映着室内烛火,燃烧着酷烈的杀气。

一头美丽墨发被真气激荡得在身后张扬着四散开,如一朵怒放的墨莲。

秦玖这一出击,原本是下了杀手的,但是她却突然收了手。光裸的纤足在池壁上一点,她生生刹住了步子,飞扬的墨发流泉般前倾,再徐徐飘落在身前。

淡淡烛光流转,映出她出水芙蓉般夺目的风华。

她看到了那个人。

偌大的竹屋内再无一丝声音,只有池壁上冒出的泉水,发出咕嘟咕嘟的轻响。

昭平公主这间竹屋很大,竹屋内除了中央这个白玉栏杆围着的浴池,屋内摆设还着实不少。池畔四周摆满了花盆,盆中花木有的只有尺许高,有的高盈三四尺。

在一盆红芙蓉后面,铺着一块厚厚的毛织毡毯,有一个人侧卧在毡毯上。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慵慵懒懒地以手支着下颌侧卧,一袭炫黑色绦丝织锦宽袍随意披在身上,襟口半敞,露出里面肤呈蜜色的宽阔胸膛和优雅的脖颈。未曾束发,一头漆黑的墨发随意地披散在身上,透着散漫的不羁。

修长的眉、绝美的眸、挺直的鼻、薄削的唇,这一切构成一张犹如白玉雕琢般精致到绝美的面庞。

秦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人竟是庆帝的七弟,颜夙的七叔,严王颜聿。他身侧放着一个小小的黑檀木案,上面放着一只上好的白釉酒壶、一碟子糖醋花生拌熏干、一碟子泡椒凤爪、一碟子紫薯春卷。

那人手中执着高脚酒盏,盏中盛着橙红色酒液。

秦玖万万没想到,她那边赤身练功,调戏少年,这边有人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当看傻子般看戏。

他何时来的?

显然人家已经沐浴过了,那一头墨发明显是半湿的。

秦玖可以肯定,他比她来得早,甚至比慕于飞来得都早。慕于飞来这里探察时,他可能躲开了,及至她来后,又出来了。

秦玖恨得牙痒痒,但手中的绣花针终究没有刺过去。之所以没刺过去,一是因为此人着实杀不得;二是因为他那双极其漂亮的眼睛看上去竟然毫无神采,极其空洞。

很显然,他是瞎子。

秦玖不知他是何时瞎的,但他瞎了,也算老天开眼,不然不知这人还要祸害多少清白的女子。

颜聿大约听到秦玖跃过来的声音,修长的手一歪,酒盏中的水酒便倾洒在身上。他慌忙放下酒盏,伸手开始在地面不断地摸索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秦玖目光流转,看到距离他手掌不远处有一杆竹枝削成的长枪。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秦玖冷声问道。

她手指一弹,手中的十二根绣花针嗖嗖嗖飞了出去,刺中不远处秦玖脱下的衣衫。秦玖再一用力,衣衫隔着水池被拽了过来。秦玖一展臂,红衣翩翩披落在身上,将妖娆动人的身躯完全裹住了。

秦玖上前一步,伸足一勾,将那杆长枪踢到了颜聿身前。

颜聿摸到竹枪,舒了一口气,拄着竹枪从毡毯上慢慢站起来。淡淡灯光下,整个人好似从画里出来的一般,虽说双目并无神采,但眼角眉梢却处处都是魅惑的风华。他双眸微眯,唇角勾出一抹笑意来,看上去……勾魂摄魄。

“来得不早,但足够听到一切不该听到的。”低醇的声音,带着难以名状的魔力。

秦玖气得挑眉,终压住了心头的怒火,忽然想起,他看不见。这样他就不知自己是谁,管他听到了什么都无妨。这样想着,心头的怒气渐消。

“无妨,随你听多少!”秦玖淡淡说道。

“那个,姑娘,方才听你们的话音,似乎是要做什么风月之事。方才听那几个少年如此心甘情愿,感觉姑娘一定很美……其实,其实我也……”颜聿顿了一下,修长的眉挑了挑。

“你也什么?”秦玖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也是童男子之身!不知姑娘可否让我也……”

颜聿的话还未曾说完,秦玖气得几乎暴走。

我也是童男子之身?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颜聿要是童男子之身,母猪也能上树了。

“对不住,你太老了!”秦玖压下心头的怒气,笑吟吟地说道,“本姑娘喜欢年龄小一点的童男子。”

颜聿叹息一声,“你确定不考虑我吗?”

“确定!”秦玖黑着脸道。

“既如此,真是太遗憾了。这里是昭平公主的别宫,想必你是她的客人,我就不打扰了。你放心,我目盲心傻,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你继续,继续!”

颜聿说完,手持着长枪,梆梆梆敲击着地面向前摸索着走去。

“前面是水池,左转,向前,是竹门。”秦玖眼看着他一路向水池走去,原本冷眼旁观,及至看到他走到池边了,还在向前走,竹枪几乎将池边的花盆扫落到水中,这才开口提醒他。

“多谢,请问姑娘,这里可有一盆紫牡丹?”颜聿微笑着问道。

这竹屋内很暖,昭平种了不少名贵的花木,其中包括春日盛开的牡丹。秦玖目光一扫,便看到不远处果然有一盆紫色牡丹。

“的确有一盆。”

“可否麻烦姑娘帮我搬过来,昭平答应送给我的。”颜聿展颜一笑,笑容璀璨而动人。

秦玖只想着赶紧将这个碍眼的魔头打发走,好快些练功。方才猛然被打断,经脉中真气加速流窜,很是不舒服。她快步走过去,将花盆搬起来,送到了他手中。

颜聿抱过花盆,推开竹门走了出去。

守在外面的枇杷看到里面出来一个人,吓得一激灵,隔着竹门问秦玖有事吗。秦玖扬声道:“无事,你好好守着。我马上就好。”

秦玖将屋内检查了一遍,确定再无人后,便开始重新练功。

她用绣花针在少年身上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扎破血管取了血,待到终于半个时辰过去,终于快要练好时,忽听得外面人声喧闹,似乎有大批的人过来了。

竹屋外,枇杷抱着宝剑守在门口,听到声音,一双原本就清冷的黑眸陡然迸发出冷冽的光芒。

在天宸宗,他像这样守在密室门口算来也有十几次了,每当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就极其警觉。他守在门口,从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尽管隔着一重门,他还是会怕细微的声音惊扰了她。她究竟有多么不容易,这个世上,或许只有他最清楚。他只想尽一切能力,保护好她。

对于这乍然出现的声音,枇杷心中极是深恨,生怕在这关键时刻,让在内练功的秦玖走火入魔。

这竹屋建在昭平公主别宫的后院,昭平公主现今不在别宫住,后院原本只有朦胧的月光笼罩着亭台楼阁。

而此时,有一点灯光亮了起来,向着他这边移动过来。

然后是其后不远处亮起了第二点、第三点……

那灯光很快一个一个地聚集,最后汇集成流动的光的河流,向着这边蜿蜒而来。

距离一点点逼近。

枇杷终于看到了那些提着灯笼的人。

他们皆身着黑色的束身甲,外罩暗红色大氅,足蹬黑缎靴,腰间悬着长刀佩着宝剑。

枇杷倒吸了一口冷气,暗叫不好。他认得这些装束,这是安陵王麾下金吾卫的装束。昨夜在天一街上安陵王颜夙手下那三个金吾卫便是这般装束。

金吾卫到了,看来,今日之事,恐怕也瞒不过安陵王了。

枇杷的手缓缓按在腰间的佩剑上,一点一点地拉开,漆黑的眸子慢慢瞪圆,浑身上下杀意凛冽,好似一只随时出击的猎豹。

无论如何,绝不能放这些人进去,绝不能让大人功亏一篑。

那一行人很快到了眼前,明亮的灯光汇聚,映照得竹屋前亮如白昼。虽然说只有二十多个金吾卫,但浑身上下带着的煞气却让人胆寒。他们来到竹屋之前,很快散开,将竹屋包围得水泄不通。另有几个人凝眉伫立在竹门两侧,手中高挑着灯笼。

谢涤尘从光影中快步走了过来,冷瞥了一眼枇杷,“这不是秦九爷的护卫吗?昭平公主的别宫何时换你来守卫了?还不赶快闪开?”

枇杷并不说话,只是缓步走到竹门前面,高大的身躯将竹门挡得严严实实,而右手则越来越紧地握住了宝剑。

“怎么,殿下来公主的别宫沐浴,什么时候轮到你拦着了?”谢涤尘的声音越发冰冷。

枇杷依然不语。

谢涤尘冷哼一声,“莫不是这竹屋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事?”

枇杷依然不语,只是一双黑眸却泛着血光,死死盯着谢涤尘以及他身后的金吾卫。

“来人,把这个夜闯昭平公主别宫的贼人拿下!”谢涤尘一声令下。

“慢!”清冷的声音如流泉泻地。

枇杷瞪眼瞧着前方,只见安陵王颜夙从中间缓步踱了过来。

在他出现那一瞬,似乎无形的煞气和杀意蓦然消散了。那从灯笼里映照出来的光轻飘飘散开,似乎也变得迷离朦胧起来,人朦胧,夜朦胧。

从光影中走过来的他身上仿佛带着一抹光,让人错觉天上地下各有一轮月。

那人,一步一步,悠然踱近。

玄红色的绦丝织锦朝服,贵气逼人。束发的金冠,倒映着朦胧的灯光,映得一张俊颜辉光一片。

他负手缓步走到枇杷面前不远处,负手而立。

深邃的眸光轻瞥过枇杷按着宝剑的手,忽笑道:“难得秦九爷有这么忠心的奴才。”低醇的略带磁性的声音,却分明蕴含着一种力量,能让人不寒而栗,“也好,就看在你这个忠心的奴才面上,本王就等一等你的主子。”

枇杷额头上慢慢冒出了冷汗。

安陵王颜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知道的。颜夙眼里是容不下任何奸佞之事的,此刻他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颜夙眸中那倨傲的、厌恶的神色。很显然,颜夙已经知道了大人用童男子在练功,恐怕今夜之事很难善了。可如今又没有别的办法,他只盼着大人听到门口的声音,能够想法逃走,可他也清楚这似乎不太可能。

有一个金吾卫搬了椅子过来,颜夙悠然坐下。冷眸微眯,潋滟的眸中光芒掠动,灼灼迫人。

他打量着枇杷。

眼前这个护卫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身着一袭青衣,生得眉清目秀,看上去低眉敛目,但浑身涌动的杀气却不容忽视。妖女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忠心的护卫,倒是令他有几分讶异。

枇杷有些心神不定。

安陵王堵在这里,他倒是很希望秦玖现在还没有练功,那样,秦玖不动那四个少年,安陵王就抓不住证据。

枇杷这边正胡思乱想,忽听得竹屋内发出砰的一声。他心中一紧,忙敲门道:“九爷,枇杷可以进去吗?”

秦玖方才被外面的声音所扰,体内气血翻腾,吐了好几口血。她慌忙又运气调息一个周天,才将体内流窜的真气压制下去。如今,体内的冰冷寒气已经渐渐蒸发,内力终于冲破了阻塞,只是体内还是有些微的余痛和冰冷。

到底是受到了外面的干扰,她急急收功,受到了影响。

她披了衣服从水池中起身,只觉得身上有说不出的倦怠和难受,竟然足下一滑,摔倒在地上。她已经听出来外面来的是颜夙,冷笑一声,强撑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挪到竹凳前坐下,方才懒懒说道:“枇杷,进来吧!”

枇杷一脸担忧闯了进来,看到秦玖无恙,这才快步走到她身后驻足而立。

一个金吾卫推开竹门,几个金吾卫提着悬刀佩剑率先走了进来,其后颜夙漫步走了进来。

原本雾气腾腾温暖如春的竹屋内,瞬间充满了冷肃之气。

颜夙冷锐的目光从秦玖身上掠过,再转到躺在地上的四个少年身上,剑眉微皱,黑眸中掠过一丝冷意。

秦玖歪在竹凳上,一袭白底红花的衣裙半掩半敞,半湿的墨发披垂而下。她手中拿着那个团扇大小的绣花绷子,上面绣着一朵怒放的曼陀罗,娇美艳丽得似乎能让人闻见花香。而她的人比曼陀罗还要娇艳,整个人散发着出水芙蓉般的娇媚。

“殿下真是好兴致,这深更半夜风尘仆仆来到此处,莫非打听到小女子在此沐浴,这么说,殿下对小女子真的有意了?”秦玖懒懒一笑,眉间眼梢都是令人迷醉的风华。只是,朱唇因为刚刚吐过血,竟然嫣红得令人心碎。

颜夙连看都不看秦玖一眼,冷声吩咐刚到屋内的谢涤尘,“看看这四名少年可还有救?”他望着躺在地面上只着一件里裤的四名少年,俊美无双的脸变得极其难看。长眸中锋芒隐现,周身似有冷意迸出。

谢涤尘领命,俯身先探了探四名少年的口鼻,又派人翻来覆去地检查他们身上是否有伤口,末了起身禀告道:“殿下,还有气息,似乎只是昏迷过去了,身上也没有伤口。”

秦玖淡淡挑眉,多亏了她用的是绣花针,针口又是在隐秘的地方,再是仔细怕是也看不出来。

“哦?”颜夙淡淡挑眉,似乎早就料到了。

秦玖笑靥如花地仰起脸,迎着黯淡的烛光,坦然望向那站在面前的人,“殿下莫非以为小女子要害这几位小哥儿,你可真是多虑了,我哪里是这么狠毒之人!”

颜夙的目光轻轻扫过秦玖的脸,长眸中有潋滟的波光闪过,他微微地眯了下,下颌绷起,绷出一抹冷酷的线条,“我也希望秦门主是慈悲良善之人。”顿了下,他不经意地笑道:“今夜真正好兴致的是秦门主吧,这深更半夜偷偷到昭平的别宫来沐浴,又有这么如花似玉的四名小哥儿服侍,真是艳福不浅。”

颜夙微抿的唇很薄,黑眸狭长。

据说长了这样的唇和眸的人通常都很冷酷无情。她原本不信,以为他终是有情的。如今方知,他自里到外,处处凉薄无情。

秦玖唇角的笑意缓缓隐退,她眨了眨水漾般的大眼,收回与他对视的目光,垂下眼皮,目光凝视着自己手中的绣花绷子,慢条斯理道:“殿下真是说笑了。就这四个,也算如花似玉?倘若换了殿下,我才算是真正的艳福不浅。”

颜夙闻言,不怒反笑。低醇的笑声里隐含的冷意却宛若冰箭一般刺向秦玖,他扬了扬眉,用凉凉的淡薄的语气说道:“本王还想多活几年,秦门主这样的艳色,本王可消受不起。倒是要问问秦门主,这四名男子为何昏迷?”他笑容一收,剑眉深凝,凛凛的目光扫过秦玖,盯得她几欲窒息。

“他们啊?”秦玖抬指捋了下半湿的秀发,脸上绽开一朵白莲花般纯洁的笑容,口中说出的话可一点也不纯洁,“自然是服侍我服侍累了。”

“这四名男子为何昏迷,是否有性命之忧,本王还待调查。如今,麻烦秦门主随本王走一趟吧!”颜夙语调平静地说道。

“殿下的意思是要抓我了?我犯了何罪?”秦玖无辜地瞪大眼睛,仰着脸哀怨地问道。她刚刚沐浴过的肌肤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被屋内的灯光一照,整个脸庞细致而白腻,散发着淡淡的柔光,越发衬得眉眼黑得浓重,朱唇红得绯丽,而她左眼角那颗泪痣也显得更加嫣红如血,宛若相思子。

颜夙的目光移开,唇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秦门主虽初到丽京,但如今已是我大煜官员,虽说是小小的一个司织坊管事,但也应当遵守我大煜律法。我大煜律法里有一条,便是不允许伤害无辜者以习练邪功。”

秦玖将脸颊边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软软的嗓音里隐隐有几分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味,“殿下是说我练邪功吗?”

颜夙横睨了一眼秦玖,眸光深奥难测,语气纵然平静,笑意却暗藏着咄咄逼人,“希望你不是!”他说完,以极慢的速度微微眯起眼,神色平静如水,一步一步缓慢走出了竹屋。

谢涤尘派人将那四名少年也抬了出去,回身弯腰伸臂请道:“秦门主,请吧!”

秦玖嫣然一笑,“谢大人稍等片刻。”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又慢条斯理地将墨发松松绾了一个堕马髻,这才起身将方才脱下来的软靴穿上。

从方才她和颜夙的对话,她清楚地确定,颜夙知道她来这里是习练邪功的,他也知道那四名少年的用途。所以她觉得颜夙不是派人跟踪她来到此地的,倘若只是派人跟踪,他不会这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此地做什么。

从颜夙身上尚未换下的朝服可以看出,他是从皇宫直接过来的。这么说,就是有人给他传了信。

会是谁呢?

秦玖冷冷眯起了眼。颜聿?她很快否定了,因为时辰对不上,倘若是他,颜夙不会来得这么快。

那么是谁?

秦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她慢慢合上眼睛,唇角溢出一丝沉重的叹息。

真是疏忽啊!

倘若她真的是用童男子的精血来习练“补天心经”的话,恐怕就很难脱罪了。

秦玖悄声示意枇杷去告诉慕于飞,不要轻举妄动,便漫步走出了竹屋。

屋外的灯笼朦胧的幽光下,负手背对着她而立的颜夙慢慢转过身来,淡淡一笑。即刻便有两个金吾卫走上前来。

秦玖冷笑着漫步向前走去,“放心,我不会逃的!京府尹的大堂是个什么样,我也很想见识见识呢!”

夜色诡谲而美丽。

天上明月并不因人世间的纷争而有丝毫黯淡,它散发着清冷的幽光,普照在每个人身上。

秦玖在金吾卫的押送下,沿着山道向山下而去。

山间的空气是冰冷的,吸入肺腑间让人一阵心悸般的幽寒。蜿蜒的山路被灯笼的光芒照亮,映出两侧黑黝黝的山石和光秃秃的树木。

颜夙在秦玖前面控马慢慢前行,一头乌发和锦袍被山风吹得猎猎翻卷,恍若谪仙欲飞。他的背影挺拔而消瘦,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慑人气势,令人想要情不自禁地仰视。

秦玖眯眼望着前方,眼前这一道挺拔的背影和另外一道身影渐渐重合。

少年跨坐在照夜狮子白上,一身明紫色绦丝骑马劲装,腰间系着玉带,足蹬绦丝黑底马靴,披着同色的绣云纹的披风。少年眉目俊美,英气逼人,神采飞扬。手中拿着弓箭,眯眼,瞄准,拉弓。一箭射出,少年唇角绽开的笑容是那样璀璨,仿若有光在流动。那时候,她的心,似乎就是被这一箭给射中了。

“秦门主,请上马车吧!”耳畔传来谢涤尘的声音。

秦玖这才发觉一个恍惚间,已经下了山路,面前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一侧,颜夙勒马而立,回首朝着她看了过来,月光下,他明眸锋锐,淡漠清冷得令人窒息。

秦玖眯眼笑道:“我这样的罪犯还有马车坐,多谢殿下了。”秦玖微笑着钻到了马车中,倚坐在马车的团垫上,闭上了眼睛。

今日之事,说起来不算大,但因她身份特殊,又犯在了颜夙手中,这案子便不算小。

她着实累了。明日恐怕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此刻,最重要的是养精蓄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