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吾心如灯
发布:04-24 15:46 | 6394字

秦玖仰首望向天空,一朵银色的梨花正在墨黑的空中徐徐绽放。

那样绚烂到极致的绝美,让时间瞬间凝固,让世界失去了声音,让人的思绪在过往的美好中沉沉浮浮。

一个接一个的爆响,无数个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天早已全黑了下来,这使得盛放的烟花格外灿烂美丽。各色烟花在夜空中争奇斗艳,将墨黑的夜空渲染成五彩斑斓光影的海洋。

只是,正在众人兴致勃勃欣赏时,热闹的天空忽然归于沉寂。

“下一个烟花一定是今年的重头戏,那最美丽的火牡丹!”

“一定是的!不知今年的火牡丹是什么颜色的?”

“九爷,什么是火牡丹?”榴莲挤到秦玖身畔,好奇地问道。

秦玖笑吟吟道:“是一种烟花,爆开就如同绽放的牡丹一般,很好看!”

“很好看!”黄毛站在榴莲头顶上重复说道。

“来了,快看快看!”人群一阵骚动。

众人翘首企盼着,仰长了脖子,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那束火龙般升上天空的烟花。

那束烟花在全丽京城人们的殷切目光中爆开,一点点绽放。

只是却不是什么火牡丹,也不是火树银花,而是一行字。

“苏挽香,吾心悦汝!——玉衡”

这行字一出,全丽京城的人都沉默了。

榴莲也惊得愣住了。

“这……这……真神人啊!”榴莲惊叹道。

这丽京城果然是物华天宝、卧虎藏龙之地,他今日算是见识了。方才安陵王以花灯取悦心上人,他尚觉得新奇。未料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更牛的神人在这里呢,他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叹弗如啊!

以烟花示情,让全京城人作为见证。如此浪漫,再高傲的女子,怕也是要折服的吧!

只不知那位幸运的女子是谁?

“九爷,你不是少时在丽京待过吗?那你一定知道这个苏挽香是谁吧?她是谁啊?如此幸运的女子!”

秦玖在灯影里转身,唇角含着淡淡嘲讽的笑意,懒懒道:“你觉得她很幸运吗?”

“不是吗?倘若我是那个女子,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接受这份感天动地的示情。”榴莲羡慕地说道。

“那你知道玉衡是谁吗?”秦玖懒懒问道。

“是啊,他是谁?奴才正想知道呢,真是高人啊!”榴莲好奇地问道。

“当今圣上的七弟颜聿,字玉衡。封号严王,外号阎王。”秦玖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榴莲一听颜聿的名字,一张俊俏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哦,呵呵,那,那这女子,还真是不幸啊!”

榴莲虽然不是丽京人,但却知道这位皇帝的弟弟颜聿,其实不止是知道,简直是如雷贯耳。他只是不知道颜聿的字是玉衡,如今听说颜聿就是玉衡,玉衡就是颜聿,他深深地为那位苏挽香姑娘默哀。

颜聿的名气,一点也不比安陵王颜夙小。说起来,颜聿也是大煜国“名动天下”的人物,在丽京城中,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他这个名动天下和安陵王的名动天下却是有极大的不同。正如天和地之别,南和北之差,正和邪之分……

倘若,安陵王颜夙是丽京女子梦寐以求想要嫁的男子,那颜聿就是丽京女子唯恐避之不及的恶魔。

颜聿成名比安陵王颜夙更早,如果那也叫作成名的话。

他是先帝的第七个皇子,也是先帝最小的皇子,最得先帝之宠爱。颜聿也确实不负先帝厚望,自小便极聪慧,五岁便能作诗,七岁便出口成章,且小小年纪便懂礼仪知进退。据说,当时教习颜聿功课的于太傅常赞他日后必成国之大器。

于太傅看人极准,却没想到这一次竟走了眼,说起来这大约是他平生第一次看错人。

在颜聿八岁那年,先帝偶感伤寒,原本只是小病,但先帝在寝宫养病时却猝然薨了。颜聿以弑君杀父之罪入了大牢,因先帝最后饮下的那碗药是颜聿呈上去的。先帝用药次次都有人试药,唯有这一次自己最小最疼爱的皇子端来的药,他没有让人试,但就是这碗药送了他的命。

弑君杀父,这是多么大逆不道之罪啊。倘若是旁人,不光自己会被处极刑,九族也会被诛光。所幸先帝临去前免了颜聿死罪,颜聿才免于一死,被关入了刑部大牢。据说,他在牢中被关了数月。一直到新皇,也就是颜聿的大哥、现在的庆帝登基后,才为颜聿平反。据悉,那碗药里的毒并非颜聿所下,而是一个宫人所放。但就算是平了反,那一碗药终究是颜聿亲手奉上且一勺一勺亲自送到他父皇口中的,这弑君杀父的罪名也已在天下人心中成形,无论如何也是抹不掉了。其后,京中容不下一个弑君杀父的皇子。还未曾成年的颜聿便被庆帝封为严王,在北疆赐了封地。

颜聿的封地在麟关,那是一个荒瘠苦寒之地,他一直在那里待了多年,在十九岁那年,庆帝重病,颜聿被允许回到丽京探望皇兄的病,之后便留在了丽京。

据说,回到京都后的颜聿没多久便一跃而成为丽京城中最有名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他泡戏园捧戏子,逛妓馆包花魁,行径放荡不羁。

丽京是温柔乡富贵地,丽京城的世家公子中,行为放荡的也不是没有,但那样人纵然是敢做,也大多都是偷偷摸摸的,谁也及不上颜聿。他却是明目张胆的,庆帝也曾试图管一管这个皇弟,无奈当时病重,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管束他。到了后来,颜聿竟还唱起了戏。他并非随意哼哼,而是跑到戏园子里,包了头、化了脸、着戏服,正儿八经地唱了几场。唱戏这个行当是属于下九流的,堂堂的王爷,跑出来唱戏,那可是自甘堕落到极点了。

纵然是这样,丽京城喜欢他的女子还是不少,甚至也有些大家闺秀不顾父母反对,想要嫁给他。但自从出了一件事,那些想嫁他的女子就算再喜欢他,却也绝了嫁给他的念头。

颜聿二十岁那一年,喜欢上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叫白素萱,是英国公白砚之女。说起白素萱,榴莲也是知道的。

他家出事后,他在街头流浪,在酒楼里讨饭时,就听酒楼里说书的先生说起过这个女子。据说,见过她的人都惊为天人。说她不光容貌绝色,且还端庄贤淑才华横溢。当时庆帝因病无法上朝,白素萱在十四岁时便随着姑母白皇后上朝,协助姑母执掌朝政整整三年。

其实白素萱在更小的时候便显示出了惊世的才华,坊间私下里流传着许多她的手抄诗集。那些诗句光是念一念,都觉得口齿生香。

也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颜聿认识了白素萱。颜聿便铁了心要娶她,不惜强取豪夺,最后动用了他皇兄的圣旨。但可惜的是,白素萱还未曾过门,白家就出了事,据说是谋反。白氏满门抄斩,白素萱的父母兄嫂皆死在刑场,宫中的白皇后饮鸩酒而亡,白素萱畏罪自焚。当时,坊间纷纷传言,说颜聿命硬,克死了他父皇,克死了白素萱,甚至连白家全家都是因为和他攀了亲戚,才被克得家破人亡的。

自此后,颜聿便得了个阎王的称号,说他就是个勾人魂魄的阎罗王。

这样一个人,但凡被他看上的女子,自然不是幸运而是不幸了。

如今这个不幸的女子,就是苏挽香。

“只不知那个倒霉的苏挽香却是谁?”榴莲叹息一声道。

秦玖凝视着烟花绽放的天空,丹凤眼中似是蒙上了一层淡薄的雾霭,遮盖住她眼神流转间流露出来的情绪,让她看上去有一丝缥缈。

榴莲忍不住在心中想到,若是让妖女遇上阎王,不知会怎么样?最好妖女被克死,那样他便自由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和苏挽香一样的可怜,都是被妖孽看上了。

“莲儿,你去把那盏花灯拾起来吧。”秦玖回过神来,脸上又浮起慵懒的笑意。

“都烧成那样了,还拾起来做什么?”榴莲虽然不愿意,却依然乖乖地遵照秦玖的吩咐去拿,他实在搞不懂妖女到底为啥这么稀罕这个花灯,烧成这样了还要,又不是她做的。

秦玖笑吟吟地看着榴莲蹲在地上拾着花灯的残骸,眼角余光却瞥向了安陵王的方向。

安陵王颜夙也看了会儿天空,向来不沾情绪的眸中染上了一丝讶异,最后他皱了皱眉,眸中闪过一丝锋芒。就在此时,有三个军士穿过人群快步走到颜夙的身侧。那三个军士皆穿着黑色的束身甲,外罩暗红色的大氅,腰间佩着长刀。

秦玖一看到那三个军士,柔媚的长眸便眯了起来。

颜夙为了方便和裘衣女子私会,出行只带了一个侍从。如今这三个军士,便是他手下之人。三名军士中的一人垂首向颜夙禀告着什么,颜夙长眸微眯,蓦然向秦玖的方向看了过来,薄冷的唇边忽然浮现起一丝笑意,那笑意透着一丝嘲讽和冷冽的杀意。

方才,无论秦玖如何戏弄他,也未曾见到他眸中有杀意。她暗叫不好,接过榴莲拾起来的花灯零散的骨架,用手帕包好,交给身畔的枇杷,转身便朝停在街边的轿子走去。

“九爷,不看烟花了吗?”榴莲还没看够,慌忙问道。

枇杷冷声道:“再看命都没了,还不快上轿!”

榴莲愣了下,这个枇杷和他一样同为妖女的侍从,虽然说,这个面瘫男整日里冷着脸抱着剑一语不发,但不可否认,他是妖女的侍从中武功最高的。

他都这样说了,榴莲再回想一路上那几回惊险的刺杀,心有余悸,忙向轿子跑去。黄毛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扑棱着翅膀追上了秦玖,径直钻到了秦玖宽大的袖子里。

榴莲竖着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轿子似乎出了天一街,拐入了比较僻静的巷子里。他有些搞不懂了,倘若为了避免刺杀,应该去人比较多的街上安全点吧!

他万分不解,并且非常担忧,遂试探着问道:“九爷,是有人要刺杀我们吗?”

秦玖斜睨一眼榴莲,似笑非笑道:“谁告诉你有人要刺杀我们了?”说完自顾自去逗弄肩头上的鹦哥儿。

榴莲吊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正在疾走的轿子落在了地上,榴莲的心瞬间又吊了起来。

秦玖挑开了轿子的窗帘,漫天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有跳跃的光芒映入她眼中,照得她一双上挑凤眼晶亮无比。

这一路上,他们遭遇了好几次刺杀,秦玖都是慵懒地靠在轿中,不是逗弄黄毛,就是闭目假寐,好似人家要刺杀的不是她。这是他第一次见妖女面对刺杀如此有兴致。

榴莲的心吊得更高了。

这是一条僻静的街巷,几乎没有行人。街巷两侧屋宇中灯光稀少,想是住在这里的人家都到天一街看烟花去了。

有四道人影和枇杷、樱桃、荔枝缠斗在一起,他们清一色的黑色紧身衣,脸上蒙黑巾,标准的刺客装束。

秦玖的目光越过四人,凝注在街巷一侧的树影下。

那里有一道人影。

他站着靠在巷子边的矮墙上,状似慵懒,一身黑色大氅将他连头兜住,看不清面貌,只看到高大的身形。

看到轿子出现,他一手按着佩剑,迈着凌迟人心的步子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酷烈的杀意在小巷内弥漫,在剑光亮起那一瞬,秦玖从轿子里倏忽跃出,衣袂翩翩如凤舞九天。

她左手执着绣花绷子,右手在花绷子上拨动,数道银光朝着来人飞去。

来人不知是什么暗器,慌忙歪头躲过,但手腕处一痛,有什么东西刺在了手腕上。低头一看,发现竟是绣花针。

他猛一抬头,眼前彩线牵动,数根绣花针又回到了绣花绷子上。

“殿下深夜追来,莫不是看上小女子了?殿下莫非还害羞着,竟想隐藏身份……既如此,这把剑也应该换过!”秦玖的目光落在来人腰间的佩剑上,笑得分外妖娆。

安陵王颜夙伸剑挑开头上的兜帽。他整个人好似一柄出鞘利刃,闪耀慑人的寒芒,而他寒星般的黑眸睥睨着秦玖,看着她,就犹若在看一件死物。

“本王要杀你,无须隐藏身份!”他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但一笑间却全是晚春的馥郁香气。

寒芒乍起,冷漠而冰冷的剑锋夹着凛冽杀意,向着秦玖逼来。

“王爷这身衣衫也挺不错的!”秦玖笑吟吟说道,手指在绣花绷子上灵活拨动,数根带着丝线的绣花针飞了出去。

颜夙已经知悉这是什么暗器,忙闪身躲避。数根丝线却不是冲着他的身体而去,而是冲着他身后的大氅而去。

他略感迷惑,手下却不停,手中之剑闪着寒光向秦玖劈去。

秦玖却不直接去接他的剑,只是仗着轻功灵活,闪身躲避。同时袖子一扬,两头尖尖的梭子飞了出去,同时右手手指时屈时伸,手指上连着的丝线牵动着梭子。随着她手势的不断变换,梭子在丝线上飞动不停。

颜夙注意到她不断变换的手势似乎是织锦的手势,脑子蓦然一蒙。他似乎看到了和这双手同样纤细的一双手,也在做着这样的手势。

就在这一愣的瞬间,他忽觉得身后披着的大氅在慢慢变短。他并未在意,两人继续游斗,直到他感觉到身上有凉意沁肤。

他低头一看,只见身上的衣衫也在飞速变短,再抬头,发现她手中那交错的丝线变得越来越密。

他忽然醒悟过来。她将他身上衣衫的丝线抽了出来,在织眼前的布。

颜夙太震惊了,可他发现得有些晚了,身上的衣袍已经飞速地消失。

“脱光光,脱光光……”黄毛在轿顶上,适时地叫了几声。然后,刺溜一声,逃一般飞速钻到了轿子里。

颜夙伸剑去划,但锋利的剑尖竟无法划断那匹布。

“王爷,我这丝线里,可是混有很珍贵的南海鲛丝,王爷这把剑怕是划不断的。”秦玖忽然收线,天青色的布便卷在了手中。而颜夙身上,再次剩下了一件里裤。

“多谢王爷这匹布,王爷若是喜欢小女子,尽管追来。”秦玖一招手,正在厮斗的枇杷和荔枝、樱桃会意地随着秦玖拐出巷子,向人多的地方逃去。黄毛和榴莲也忙不迭地从轿子里出来追了过去。

颜夙看了看自己光裸的身子,决定不去追。

他眯眼朝着秦玖消失的方向望着,忽然笑了,这一笑,绝丽的面容宛如无双明珠。

“天宸宗这次派来的对手,倒是值得一斗!”

几名军士不约而同脱下自己身上的衣衫朝着安陵王递了过去,也不敢直视自家王爷的裸体,齐刷刷扭头假装欣赏空中的烟花。

颜夙领兵多年,常和手下军士厮混在一起,冬日里也曾命令手下军士脱了棉衣赤臂练兵,早已见惯了裸体。只自己在手下军士面前裸着还是头一遭,说起来方才那一次还不算丢脸,好歹是他自己脱的。这一次却是被人家连外袍带里衣全部扒下来了,面子上确实挂不住。

他伸手接过军士递过来的衣衫穿上,想到那个女子一夜之间扒了自己两回衣衫,面上虽不动声色,心中早已翻腾不已。

他万万没料到这个女子如此厉害!

男人练武一般要强于女子,概因男子比女子力大,在习武方面有先天优势。女子若想胜过男子,必得付出比男子更多的时间和习练。此女子独辟蹊径,将女红技艺化入武功,当真聪慧到了极点。

秦玖知悉颜夙没有追上来,却还是快速奔跑着,耳边风声快速掠过,好似小刀在刮着自己的脸。

她终于撑不住,扶住街道一侧的白墙,弯腰吐了一口血。左肩一阵抽痛,有鲜血冒了出来,她伸手捂住。右肋处同样的疼痛袭来,鲜血涌了出来,她又伸手捂住。左臂也有血淌了出来,她却再没有手可以去捂。

其实,她早就受了伤。只不过,石榴红的衣裙掩盖了鲜血的颜色,她才看上去没有那么凄惨,她才可以潇洒地笑着离开。

她原以为可以击败他的,至少也可以全身而退,却未曾想到,和他的武功比起来,她还是差了不少。倘若不是她织锦时,他出了一会儿神,她想她根本无法将他身上的衣衫剥落。

枇杷很快追到了她身后,看到她身上的鲜血,满脸担忧地说道:“他没有追来,你又何必跑这么快。这一跑动,血也不好止住了!”

“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我撑得住!”秦玖强撑着笑道,“这可如何是好?天这么晚了,我们今夜怕是进不了皇宫了,只能找客栈投宿了。”

秦玖抬头一看,见这里正是自己方才比箭的玲珑阁。此刻夜已经深了,玲珑阁门前猜灯谜的游人已经散去了。

“看来,老天是要我们住玲珑阁了。”秦玖淡然一笑,命枇杷搀扶着她向阁内走去。

玲珑阁不光是酒楼,同时也是客栈。

玲珑阁管事杜月正在指挥着阁内的小厮收花灯,看到他们几人前来住店,眉头微微皱了皱,但还是快步迎上来道:“各位楼上请!”

榴莲心想,妖女当众扒了安陵王的衣衫,这样的人物,虽说玲珑阁管事不待见,但还是不敢轻易惹妖女的。

客房都在三层,屋内摆设简洁,一桌一椅一卧榻。

秦玖抚着伤口歪坐在卧榻上,任由樱桃将她身上那袭沾血的红裙褪下,再将她身上各处的伤口清理干净,洒上金疮药,这才止住了血。荔枝又拿出来一个细瓷小瓶,“九爷,也抹一点无痕膏吧,这是宗主特意吩咐,九爷受伤后一定要敷的,否则会留下疤痕。”

秦玖接过无痕膏,淡淡说道:“我知道了,一会儿我自己抹,你们下去吧。”

荔枝目光微凝,小心地说道:“那九爷一定要记得抹,万一身上有了疤痕……”

秦玖凤目一眯,“怎么,你还不放心?”

荔枝忙垂首道:“奴才不敢!”言罢,和樱桃一起退了出去。

秦玖执着无痕膏,樱唇微抿,手中用力,几乎将瓷瓶捏碎。但最后她终究没有捏,只是随手将瓷瓶扔在了桌上,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抹。

更漏声遥遥传来,在暗夜之中,显得苍凉而悠长。

秦玖疲累至极,却毫无睡意。

她拿出榴莲捡回来的花灯烧剩下的几根竹条,在灯下摆弄着。竹条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焦黑异常。秦玖摆弄片刻,便沾了一手的黑渍。她拿起一块丝帕,沾了水将竹条一根一根擦拭着。

最后一根竹条擦拭干净,她轻轻抚触着竹条上的几行字出神。

竹条被焚烧,隐约辨得出那几行字是:皎皎吾心,灼灼如灯。不离不弃,莫失莫忘!

那是女子的笔迹,隽秀飘逸。

一笔一画,皆看得出是用心雕刻而成。

谁能想到,在这盏精致的花灯罩住的竹条骨架上,竟然雕刻着这样几行字。